月入3000的年轻人,真的没救了吗?


月入3000的年轻人,真的没救了!吗?

2012年大学毕业,我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,就成为了公司的项目总监,独立带团队运作项目。所有人都看好我的发展,年轻、有干劲、有想法,就连性格都开朗活泼,天生就适合职场闯荡。

闯荡不过两年,我辞职了。

我回到了家乡小城市,一个打车不怎么跳表的地方。

找了一份不需要加班的工作,事少离家近,一个月能回好几趟家,把我妈给乐坏了,唯一不好的地方,是钱也少。

一个月三千多的工资,远远低于大城市工资标准,但庆幸的是,这份工作,让我有了业余时间。我不再从早忙到晚,没有下班没有周末,每天都在无尽的PPT和文案里挣扎,我有了真正可供自己支配的时间。

换言之,除了工作,我还有了生活。

我在业余生活里,看书、看报、看电影,还开始写点小文章,投给各大刊物,大家熟悉的《读者》、《Vista看天下》、《南风》,都发表过我的文章,甚至在出版社的邀请下,撰了几本国学小故事,供小朋友阅读。

简直是神仙一般的日子。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还能干自己喜欢的事,更惊喜的是,加上稿费,我的收入竟一点不比从前低!

于是这些年,每当有人问我,为什么不去大城市,我都要反问他,为什么要去?

人活一世不过眼一睁一闭,谁说北上广深才叫生活?

大城市固然有大城市的精彩,但小城市的生活,安逸、踏实,令人心生柔软。

上班八分钟,买菜十分钟,逛街和吃饭更方便,走过一条斑马线,就是超市和小吃街。很少排队,很少等号,很少招手拦不到车,就连上三甲医院,都不需要抢床位。

生活简单到不费力气。时间是流淌的,没有奔流的急促。

尤其是我把爸妈接过来住以后,一年365天,天天吃的是家乡菜,孩子和老人都在身边,没有任何后顾之忧,我开始慢悠悠地创业,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跟蜗牛一样慢慢发展,赚了一点小钱,就带着家人出去吃吃喝喝。

啊,别提有多爽了。

 

月入3000的年轻人,真的没救了!吗?

有人喜欢快节奏,就必定有人喜欢慢节奏。

我从来不认为,一个在小城市怡然自得的人,有什么可以指摘之处。

认识一个姑娘,唯一的爱好,就是烘焙小饼干。她买了一个烤箱,每天一下班,就在厨房里捣鼓,什么戚风蛋糕、芝士披萨、蔓越莓牛轧糖,她做得比外面买的还好,色香味俱佳,每次发到朋友圈,都赢得无数点赞。

她告诉我,她现在过的,就是最理想的生活。但奇怪的是,每次同学聚会,都有人要质疑她:“你难道真的甘心,一辈子过这种生活吗?”

她知道旁人怎么看她,混吃等死,胸无大志,一辈子蜗居在小城市,又能有什么出息?

姑娘自己也很费解。她的父母都有丰厚的退休金,自己也有一份足够开销的薪水,既然没有经济上的压力,为什么不能做喜欢做的事?更何况,爸妈年岁渐长,又只有一个女儿,能在有生之年多陪陪父母,难道不是一件幸事?

就像有人热爱探索未知,有人热爱冒险闯荡,还有那么一些人,他们终生的梦想,不过是三餐四季,家宅平安,而已。

世界很大,既然容得下九天揽月、五洋捉鳖,就也该容得下,一个只爱烘焙小饼干的姑娘。她不是胸无大志,而是她拥有了一份足够的幸运,幸运到可以不用去争去抢,就能获得想要的幸福。

去纳斯达克敲钟是理想,烘焙小饼干算不算理想?当然也算。

就像一个老段子讲的那样:富豪问渔翁,你为什么不钓多点鱼,卖掉买条船,去打更多的鱼。渔翁反问他,打更多的鱼干什么?富翁说,将来住大房子,吃好玩好,悠闲地钓鱼。渔翁答道,我现在不就在悠闲地钓鱼吗?

你很难判别,这则故事里,谁是聪明人,谁是笨人。

因为人类的大多数痛苦,皆源于欲望与现实的落差。而在这则故事里,富有的商人和贫穷的渔翁,都恰如其分地满足了自己的欲望。他原本想要的,就是悠闲地钓鱼啊。

一个想要九天揽月的人,只能落得混吃等死,无疑是命运最痛苦的悲剧。

但一个原本就只想混吃等死的人,心想事成地混吃等死了,这不叫悲剧,叫求仁得仁,叫幸运。

 

月入3000的年轻人,真的没救了!吗?

又要回到幸福的这个话题上。

什么是幸福?我认真地想了想,最近令我感知幸福的几桩事:孩子玩着捉迷藏,突然钻出头来亲了我一口,甜甜地叫了一声“妈妈”;丈夫在深夜里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地帮我盖好了被子,又抱着我继续入睡;外地上班的妹妹,周末回家吃了一顿团圆饭,入冬的螃蟹膏又黄又肥……

就是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啊。

我在这座时光流淌的小城,过着既不关日月,又不关江湖的日子,却时常收获快乐的瞬间,和珍贵的幸福啊。

就像大张伟说的那样,为什么痛苦就必然深刻,快乐就必然肤浅呢?

如果快乐就必然肤浅,那么我认了,我就是一个肤浅的人——能躺着就不要坐,能坐着就不要站,能站着就不要跑。

我听闻伟大的哲学家康德,一生都未曾出过远门。写出惊艳了全球的《三体》的科幻作家刘慈欣,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小镇青年。哪里的月亮都有圆缺,哪里的人们都有悲喜,生活和生活原是选择的差异,并没有高低之分。

谁又敢保证,那个在纳斯达克敲钟的青年才俊,拥有的幸福,就势必比那个爱好烘焙的小姑娘更多更高级呢?

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”是一种选择,“不识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”也是一种选择,谁又比谁更高级呢?

写这篇文章,当然不是鼓励大家贪图安逸,不思进取。

而是近年来,看过太多鼓励单一价值取向的文章:《同龄人都身家上亿了,你还在纠结几点起床》、《最怕你碌碌无为,却安慰自己平凡可贵》、《醒醒吧,月入3000的年轻人,你已经没救了》……

它们贩卖焦虑,制造慌乱,仿佛但凡一个人甘于平凡,就已是病入膏肓的绝症,人生就只有一种正确选择,那就是迎头赶上、争分夺秒。

奋斗当然没有错,可是除了奋斗,我们还该有生活本身啊。

什么是生活本身?狗吃肉,猫吃鱼,奥特曼打小怪兽。

想买名牌包,想坐头等舱,那就老老实实去奋斗。想烤小饼干,想早睡早起,那就心安理得地平凡。谁都不比谁伟大,谁都不比谁渺小。

当然,如果你月薪3000,衣食紧张,父母无依,却又想买名牌包,坐头等舱,抱歉,那还是老老实实去奋斗吧。

烤小饼干的幸运,暂时没有光顾你。

2019-11-26
热门资讯
更多 >
请填写手机号
请填写密码

重置密码 马上注册

手机号格式不正确
获取验证码请填写验证码

重置密码 马上注册

请填写手机号

我已同意用户协议及隐私政策

已有账号 马上登录

请填写手机号

马上登录